《剑来》跌落神坛这本小说突然崛起成了烽火戏诸侯最牛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07-09   动态浏览次数:

  作为一个十年的老书虫,小编也知道书荒对各位影响很大,所以小编也会努力找更好看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哦。希望正在看这篇推荐的品貌非凡,英俊潇洒,倾国倾城的小哥哥小姐姐如果觉得有用的话就给小编的文章点个赞吧,今天小编为你推荐《剑来》跌落神坛,这本小说突然崛起,成了烽火戏诸侯最牛的小说!第1.《老子是癞蛤蟆》——作者:烽火戏诸侯(简介):国士。 国士无双,一骑绝尘。 红顶。 那一年,风雪漫京城,我一鸣惊人精彩抢先看:处久了,赵甲第发现这只小强只是欠缺了一个好好学习的借口,在他那个并不成熟却喜欢表现得很老道的圈子,一个成绩垫底的家伙有一天说改邪归正要捧书本天天向上了,就跟叛离群众一样遭人鄙视,其实司徒坚强随着年龄的增长后,逐渐发现了父辈们眼中视线的怒其不争和破罐子破摔,想努力,却找不到台阶下,也没一鸣惊人的信心,担心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所幸赵甲第成了他的贵人,这次期中考成绩一出来,他有事没事就跟狐朋狗友吹嘘找到个多牛掰的大猛将,把赵甲第夸得跟江南才子之首似的,说这位武力值和智力值都是满值的大侠,连蔡姨都瞧着顺眼,那些屁孩不知为何跟赵甲第一德行,对观音一样的蔡姨打心眼敬畏。一听小强这么卖命推销,一群估计已经闲得蛋疼的家伙就好奇得嗷嗷叫,几棵小白菜也是双眼冒星星,毕竟心高气傲的小强从幼儿园起就没佩服过同龄人,所以就借口某某生日聚会晚上拉赵甲第一起闹腾闹腾。(点击下方免费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第2.《大侠萧金衍》——作者:三观犹在(简介):剑修的阴谋已败露;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精彩抢先看:望着萧金衍离去的背影,宇文霜思绪万千,一时间如失了魂魄,就连三姨娘走到她身边也没有察觉。她也说不清楚,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她,竟向萧金衍提出了这种要求。李夕瑶轻声唤道:“霜儿!”宇文霜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问:“难道真要成为水火不容的对手嘛?”李夕瑶心中微叹,摇了摇头,道:“登闻院与你爹之间的矛盾,在朝廷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恐怕这也是皇帝陛下想要的结果吧?”宇文霜思索了片刻,抬头问道:“三娘,我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人?朝廷之上,众人对我爹毁誉参半,江湖上对一笑堂敬而远之,连我也有些看不透,他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李夕瑶笑了笑,“三十年前,你爹还是一名儒生时,就已经名震文坛,当年文坛领袖李梦阳李大人曾称赞他有魏晋风骨,诗赋双绝。只是命运造化弄人,好名声并不一定带来好运气。他参加科举那一年,正是灵宗皇帝内阁斗争最厉害的时期,当时吴阁老看中你爹的,在生日宴上拉拢你爹,甚至要将女儿许配于她,被你爹当场拒绝,为此吴阁老怀恨在心,暗中指使人将你爹的考卷涂抹,结果名落孙山。(点击下方免费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第3.《人间最得意》——作者:平生未知寒(简介):那少年提剑时曾笑言:天地虽大,我只一剑。只不过这一剑气长九万里。精彩抢先看:仅仅以出窍神游来到这座雨雾山的观主在雨雾山顶大打出手,杨长生神情微凛,首当其冲自然是第一个出手,两人高悬于雨雾山半空,各种道术层出不穷,从而导致山顶的云层五彩斑斓,阳光照射下来之时便显得整座山都好像是披上了一件五彩霞衣。灰袍老道士之前被观主打的大口吐血,现如今站起身来之后更是道心动荡,仰头看向天上,感受着那位观主所展现出来的威势,脸色实在是要多难看便有多难看,梁溪这边的道门修士虽说对于观主境界大抵都有个自己的猜想,但毕竟没有亲眼看过观主倾力出手,因此实际上没有多少人能够切实知晓观主现如今到底到了哪一步,灰袍老道士结结实实受了观主一掌,一掌之威下,他的经脉之内被一道强横无比的气机给硬生生冲得碎裂,最后到了灵府之前,也并未有半点停留,也是不管不顾便直接将他的那座灵府直接轰碎,让他这么些年的修为都付诸东流,彻底成了一个废人,而更为让人觉得绝望的则是观主这一掌其实相当随意,并未尽全力,甚至也并未想着如何置他于死地,他现如今这个状态,应该就是观主觉得的“刚刚好”而这一掌威势还让他那件山上品阶几乎已是最高的法衣当场破碎,根本不能护他分毫。(点击下方免费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第4.《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简介):我是一名剑客精彩抢先看:在齐静春放下那双筷子之前的两天,小镇出现了一些不好的兆头,铁锁井水位下降得很厉害,槐枝从树干断裂坠落,枝叶皆枯黄,明显不符合春荣秋枯的规矩,还有小镇外横七竖八躺着许多泥塑木雕神像的地方,经常大半夜传来爆竹一般的炸裂声,好事者跑去一看,靠近小镇一带,去年冬肯定还存世的那拨泥菩萨木神仙们,竟然已经消失大半。从福禄街和桃叶巷动身的牛车马车,就没有断过,在那大幅青石板铺就的街面上,连大半夜都能听到扰人清梦的牛马蹄声。那些衣衫华美、满身富贵气的外乡人,也开始匆匆忙忙往外走,大多神色不悦,三三两两,经常有人朝小镇学塾方向指指点点,颇为愤懑。小镇东门的光棍郑大风没了身影,窑务督造衙署也没有要找人顶替的意思,于是小镇就像没了两颗门牙的人,说话容易漏风。刘灞桥和陈松风沿着原路返回,在两人能够看到廊桥轮廓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刘灞桥沿着一条小径走到溪畔,蹲下身掬了一捧水洗脸,约莫是嫌弃不够酣畅淋漓,干脆撅起屁股趴在地上,将整个脑袋沉入溪水当中,最后猛然抬头,大呼痛快,转头看着大汗淋漓的陈松风,刘灞桥打趣道:“一介文弱书。夜明珠标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