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巨鳄”索罗斯:后半生赚钱的唯一动力就是当个哲学家
发布时间:2019-07-09   动态浏览次数:

  王中王493333免提网站。他在巅峰时期,所到之处,如风卷残云,数以亿计的美金灰飞烟灭,当地股市直线跳水,无数人或一夜倾家荡产,或一朝猛然暴富。

  1992年,他的第一场金融狙击战打响。在他“做空英镑”的战术之下,英国政府拼尽全力依然难以阻挡,只能宣布英镑将退出欧洲汇率体系认输,并称他为“打败英国银行的人”,这一场战役,他获利至少10亿美金。

  1994年,他故技重施,做空墨西哥比索,毫无招架之力的墨西哥金融市场损兵折将,整个金融体制直接倒退了5年。

  1997年,他做空泰铢,一出手就让泰铢兑美元汇率暴跌了17%,之后他乘胜追击,沿着东南亚一路猛攻,印尼、菲律宾、缅甸、马来西亚纷纷陷入金融危机,形成了1998年东南亚那场“世纪级别”的金融风暴。

  当时金融市场对他有多恐惧?流传的一个段子可见一斑:如果一个外汇交易员听到消息说某国央行干预市场,会哈哈一笑不以为然;如果一听到他即将到来,所有交易员会立刻跳起来,准备最后的背水一战。

  将世界金融体系玩弄于股掌之上,视各国政府如三岁小儿,他攫取百亿美金如探囊取物,巅峰时期他的财富,相当于联合国42个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

  索罗斯本是出生在匈牙利的犹太人,他的父亲就是一位作家,受父亲的影响,素罗斯的理想也是著书立说。1947年她们全家移民到了英国,索罗斯也考上了伦敦政经学院,在这里,他遇到了影响他一生的恩师,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哲学家之一的卡尔.波普尔。

  卡尔.波普尔的哲学思想,深深影响了索罗斯,也正是靠着哲学思想的启发,索罗斯才赚到了后面那么多钱。

  在索罗斯的著作《金融炼金术》中,他阐述了自己金融市场的内在哲学基础,但可惜很多人只对他是如何赚钱感兴趣,对于那些所谓的所谓的哲学,并没有在意,纷纷跳过。

  索罗斯独创了金融“反射论”,在“反射论”的概念中,股票的价格不仅由基本价值决定,还要反过来看,价格也能改变对基本价值的评估,这是一种不断相互影响的循环。这种循环导致的结果是,市场大部分时间里都处在非理性阶段。“他就是要利用这种非理性挣钱,然后在这种非理性被纠正之前迅速逃离”。

  索罗斯后来承认,他的反射论,正是受到了波普尔所提出的人与生俱来有谬误性的观点所启发。

  正如波普尔所说,他毕生工作只不过是对爱因斯坦思想的哲学性表达,索罗斯毕生的工作,只不过是对哲学做金融化的表达。

  但是,尽管索罗斯不断在提醒世人,他的金融成就都因为有深厚的哲学基础,却并没有人认为他是一位合格的哲学家。

  吊诡的是,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卡尔.波普培养出了大批优秀的弟子,但最为世人所知、最著名的弟子却是没有做哲学研究的索罗斯。尽管在学术上,索罗斯可能是波普最不成器的一位弟子。

  于是,为了让世人看到自己在哲学上的造诣,索罗斯开始用金钱来改变世界——按照他的哲学理念来影响世界的发展。

  正如柏拉图曾经的理想,是创造一个由哲学家当国王的社会,索罗斯也有一个“哲学王”的目标。

  波普尔有一本名著,叫《开放社会及其敌人》,驳斥了三大著名哲学家柏拉图、黑格尔、马克思的“历史决定论”。并提出了“开放社会”的观点。

  简单一点解释,“开放社会”指的是政权可以和平更替,人民拥有政治自由和人权自由的社会。

  索罗斯根据这本书的思想,成立了大名鼎鼎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在地球各个角落给一些团体提供资金支持。

  在这个基金会的网站上,索罗斯称:他的目标是用他的财务自由来对抗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包括持续支持全球人权运动,和同性平权运动。

  目前,该基金会在全球37个地区设立了办公室,在100多个国家设有项目。基金会称:“致力于建立“有活力、有包容的民主体制,政府值得信任,并且开放全民参与”。

  也正因如此,索罗斯和他的基金会成为了许多国家政府最不欢迎的团体。2015年,俄罗斯封禁了“开放社会基金会”,理由是“对俄罗斯的安全和宪法秩序有所威胁”。

  用金钱来改变世界的“哲学家”索罗斯究竟能不能当“哲学王”?他是在用哲学理念和金钱使这个世界越来越好?还是给那些国家添乱?我们暂时不予评价,有钱到了索罗斯这样的程度,就可以把这个世界当成自己的“游乐场”,不管是想要实践自己的哲学思想,还是说纯粹为了颠覆一个政权找找乐子。

  他说:“我觉得我已为我自己和家人赚够了钱,运作一个对冲基金极端紧张和枯燥,有什么事情值得我继续卖命挣钱。我苦苦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成立一个专门推动开放社会的基金会。我把这个基金会的使命定义为:去打开那些封闭社会,纠正开放社会的不足,和促进严肃的思维模式。”